特力A(000025.CN)

揭秘中泰私募纠纷当事人:宁波游资操纵特力A被罚百万

时间:19-06-01 17:56    来源:金融界

5月29日晚间,一封名为“中泰证券诱导销售导致债券违约5.5亿”的媒体邀请函在财经媒体圈内流传开来。一位来自浙江宁波的投资者在邀请函中举报中泰证券诱导销售,导致其数年前投资的5.5亿私募产品发生违约后,资产管理方未按照保本保息函进行差额补足,因此损失惨重。这位投资人还列举了中泰证券“十宗罪”,邀请各家媒体参加拟于6月5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

一石激起千层浪。刚刚从新三板做市被证监会立案调查中缓过来、处于IPO关键流程的中泰证券,被推上风口浪尖。5月31日,中泰证券在官网正式回应,称其代销的私募冠石系列产品合同已明确显示产品收益特征为非保本浮动收益,投资人朱某某购买时也在合同和风险揭示书上签过字,同时中泰证券也未向任何人出具过差额补足协议或类似文件。

腾讯新闻《潜望》从多位宁波游资圈人士处获悉,中泰证券在回应中所述“朱某某”,即本次举报函的主人公,实为宁波游资圈标杆朱德宏。在过往多年间,朱德宏与中泰证券关系密切,并以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的席位威震游资圈和A股市场。特力A(000025)(行情000025,诊股)、九安医疗(行情002432,诊股)、兔宝宝(行情002043,诊股)、海欣食品(行情002702,诊股)、梅雁吉祥(行情600868,诊股)、暴风科技等多只“妖股”背后,均有朱德宏所开户的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身影。

但双方合作多年的亲密关系因5.5亿元的私募违约开始破裂。腾讯《潜望》在CHOICE龙虎榜数据中发现,自进入2019年,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交易活跃度较之以往明显减少,截至目前仅有6笔买卖记录,而对比往年每月的交易次数均在数十次以上,高峰期多达60次以上,交易金额数亿元。

在中泰证券5月31日晚间官网回应之后,腾讯《潜望》发现,此前所流传的媒体邀请函打开页面显示“已失效”。原定于6月5日的发布会,目前尚不清楚是否会继续举行。

而对于该私募违约事件,山东省证监局未予以置评,资产管理方深圳市冠石资产称领导在外出差,未有回应。

举报方曾因操纵特力A被罚百万

朱德宏为宁波游资圈中传奇人物之一,一度与徐翔齐名并列。在2015年股灾之后,朱德宏所在的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取代光大证券(行情601788,诊股)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成为游资标杆 。

曾有雪球用户在分析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操作路线后总结,称其“操盘手法凌厉多变,经常无缝切换,风格上喜锁仓并拿连板,为其看好的股票一般后市看涨,甚至多个涨停,近期几乎无一失手。经典一战为特力A,5000万进,锁仓连板后9000万出,出货后仍连板。”

除去特力A,九安医疗、兔宝宝、海欣食品、梅雁吉祥、暴风科技等多只“妖股”背后,均有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身影。

虽然在一众“妖股”中获利颇丰,但让朱德宏名震江湖的特力A,也引起了监管注意。浙江一家私募经理对腾讯《潜望》透露,因为在特力A上的操作,朱德宏之子朱彬被证监会处罚。

2018年初,证监会的一则处罚决定书显示,股票市场职业投资者朱彬,利用其开设在中泰证券宁波江东北路营业部的账户,2015年9月14日通过大额封单致特力A股价涨停,后连续、大额以涨停价申报买入,强化涨停趋势,又以频繁申报和撤销申报的方式,导致“特力A”的委托量数据失真,误导其他投资者的投资决策,扰乱了证券市场秩序。

9月15日开盘9:32至9:36,朱彬使用账户组在24.35至25.49元的价格区间内申卖“特力A”9笔共25.49万股,全部成交,获利33.53万元。

据此,证监会认为,朱彬2015年9月14日利用资金优势将股价封至涨停,后连续、大额以涨停价申报买入,强化涨停趋势,又虚假申报,影响“特力A”价格和交易量的行为。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没收朱彬违法所得33.53万元,并处以100.58万元的罚款。

私募兜底何解?

5月31日,中泰证券在针对朱德宏购买的5.5亿元私募产品违约事件中回应称,所涉及的产品为 “冠石泰盈1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泰盈1期”)、“浙分-冠石定制1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浙分冠石”)、“泰诚-冠石-泰盈3期私募证券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泰盈3期”)三只私募基金产品。

其中,泰盈1期成立于2017年6月7日、浙分冠石成立于2017年9月6日、泰盈3期成立于2018年4月9日,产品规模(即客户投资金额)分别为2亿、2亿、1.5亿,合计为5.5亿,三只产品的存续期限均为5年,主要投资于交易所公开交易的债券。

三只产品管理人均为深圳市冠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中泰证券为三只产品的代销、托管机构。因受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影响,部分债券出现了评级下调、违约等情况,流动性受限。管理人只能部分满足投资人在开放日的赎回申请,共兑付金额2亿多元,剩余份额暂时未予兑付,其中涉险的债券余额为1亿元左右。

但举报函所附文件中,显示深圳市冠石资管出具了保本保息函,资管方深圳市冠石资产承诺如产品运作过程中出现净值跌破止损线情况,冠石资产或其委托的第三方将向委托人进行差额补足,保证产品年化率达到5.5%。

举报函称,这一保本保息函是在中泰证券协助下出具的。对于这一说法,中泰证券在回应中称,“确认不存在违规保本保息问题,未向任何人出具过差额补足协议或类似文件。”

根据私募基金管理办法,私募基金管理人、销售机构不得向投资者承诺本金不受损失或者最低收益,上述“保本保息函”显然违规。

因此,保本保息函是在何种情形下出具的,中泰证券是否有协助?还有待朱德宏等多参与方还原事实真相。

中泰证券曲折IPO之路

中泰证券为唯一的山东省属券商,前身为齐鲁证券。早在2016年3月,中泰证券即披露招股书,宣布拟登陆上交所,发行不超过20.91亿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超过25%,保荐人为东吴证券(行情601555,诊股)。

但2016年9月,因涉嫌违反证券期货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决定对中泰证券进行立案调查。

2017年12月4日,中国证监会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中泰证券在2015年8月至11月为新三板挂牌企业“易所试”提供做市服务期间,存在拉抬易所试股价并进行约定交易,构成操纵市场行为,决定对易所试、中泰证券分别处以100万元罚款;对相关负责人处以罚款和警告。

此外,因2013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在处理第三者存款时没有遵守打击洗钱的监管规定,2017年3月14日,香港证监会对其作出谴责并处以260万港元的罚款。

2019年4月16日,山东证监局出具《关于对中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采取责令改正措施的决定》,称其作为主办券商在推荐鑫秋农业新三板挂牌及公开转让过程中,未完整履行对该公司存货的核查程序,对该公司存货、应收账款及销售收入尽职调查不充分,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的措施。

就在此次举报函事件之前,中泰证券刚刚披露了其更新后的IPO招股书,关键节点下其IPO进程或再遇波折。